<address id="om6gw3"></address><sup id="om6gw3"></sup><acronym id="om6gw3"></acronym><sup id="om6gw3"></sup>
    • <em id="704jvv"></em><bdo id="704jvv"></bdo>
      1. <pre id="704jvv"><blockquote id="704jvv"></blockquote><center id="704jvv"></center><q id="704jvv"></q><tr id="704jvv"></tr><label id="704jvv"></label></pre><strike id="704jvv"></strike><bdo id="704jvv"></bdo><strong id="704jvv"></strong><span id="704jvv"><pre id="704jvv"></pre><abbr id="704jvv"></abbr></span><em id="704jvv"><tr id="704jvv"></tr><tbody id="704jvv"></tbody></em>

        八現場報碼-行者之疆

        這種混亂的疆界形態會讓走入文化、試圖了解文化的行者産生如夢似幻的迷惘,從而禁锢行者的腳步。

        不同的文化有各自的固守。交集之外的固守使互有交集的文化更加繁雜深沉。就如同萬花筒中千姿百態的圖案,在有自己固有的形狀的同時,卻又有其他圖案的映射,交疊于一起,讓人目炫,眼花缭亂。

        行者並非無疆。

        而八現場報碼要說的是:

        文化有區域性疆界,各自固守,又相互交融。一次次的沖撞,一次次的交流,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豐富了文化的內涵,加深了文化的底蘊,但根本上的文化疆界,卻並未消融。

        善意的謊言往往能使陷入絕境的人重新振作。美國作家歐亨利在他的小說《最後一片葉子》裏講了個故事:病房裏,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從房間裏看見窗外的一棵樹,在秋風中一片片地掉落下來。病人望著眼前的蕭蕭落葉,身體也隨之每況愈下,一天不如一天。她說:“當樹葉全部掉光時,八現場報碼也就要死了。”可是,有一片葉子在其他所有的葉子都已落下之後仍然頑強地挂在樹上,盡管又經曆了一場暴風雨,可葉子依然沒有凋落。病人認爲是上天又給了她生的可能,于是積極地與病魔抗爭,當她挺過了最艱難的時刻,才知道真相:原來是一位老畫家得知她的病情後,用彩筆畫了一片葉脈青翠的樹葉挂在樹枝上。那片葉子又怎麽能掉下來呢?只因爲生命中的這片綠,病人竟奇迹般地活了下來。老畫家的行爲是一種欺騙,然而,正是這種欺騙,激發了那垂危病人生的信念,才有了那種美好的結果。

        衆多的“假”充斥著這個世界,讓人們眼花缭亂,心煩意亂。假鈔假貨假名假新聞,讓人們對“假”咬牙切齒,深惡痛絕!然而有一種“假”卻是珍貴的,那就是適時的謊言!生活中許多善意的謊言編織了一個個美麗的故事,它往往比許多真話更可貴!尤其是比那些殘酷的、不懷好意的真話。

        這應可以說是文化的一種自衛手段。

        行者的另一個疆界,來自于現實。

        延伸閱讀:

        上一篇:深圳南山醫院將成規模最大區域性綜合醫院 日診量1.2萬人次

       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        2001